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8|回复: 0

屈原对生命的求索:从女娲到少司命、大司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0 16: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屈原对生命的求索:从女娲到少司命、大司命
王红旗(创建重构智库、生物智能学、人造地形气候学,策划山海经文化产业)

说明:乙未年端午节,笔者与夫人去园博园,在永定河畔遥望南国水乡,在湿地景区A“方池听水”木亭上(有椅有桌,是个创新思维野餐、高谈阔论野趣的好去处),品味粽子,缅怀屈原。湿地景区还有“赤足探水”、“花堰分水”、“栈桥闻水”、“ 高楼观水”等景观,西北远山清晰可见,高铁列车时来时往。重构2015/6/20
摘要:屈原在《天问》中对“女娲有体,孰制匠之”的求索,涉及到生命起源和人类起源的终极大问。屈原虽然在《天问》里没有正面回答“女娲有体,孰制匠之”的问题,但是他却在《九歌》的《少司命》《大司命》里描述了生命从出生到死亡的轮回现象与生生不息的过程,其核心内涵则涉及到新生命诞生时的“生灵注入”与死亡后的“灵魂归宿”。结合到“女娲有体,孰制匠之”的问题,屈原所说的“灵魂”,已经非常接近生物智因进化论所说的“生命智力”概念,而正是生命智力设计制造了生命体。
关键词:屈原,生命科学,女娲,大司命,少司命,生物智因进化论
正文:
屈原是中国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诗人、政治家、科学家和思想家,出身巴族大巫师世家,曾主持楚国抗秦外交、主管祭祀,因遭小人陷害两度被流放;尽管“举世皆浊”,屈原仍然“唯我独清”,积极求索、高寿而终,因采取巴族船棺水葬仪式被误解为“自沉汨罗江”。屈原在《天问》中用提出问题、对既有观点进行质疑的方式,展示了他对相关问题的独立思考和见解。其中对“女娲有体,孰制匠之”的求索,涉及到生命起源和人类起源的终极大问题(根据现有文献记载,屈原很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探索生命起源、人类起源的学者之一)。对屈原的敬仰驱动我们(王红旗、孙晓琴)撰稿出版了《屈原楚辞大全图解》,屈原持之以恒的求索精神,激励、启迪笔者发现生命智力、创建生物智力进化论。
值得注意的是,屈原虽然在《天问》里没有正面回答“女娲有体,孰制匠之”的问题,但是他却在《九歌》的《少司命》《大司命》里描述了生命从出生到死亡的轮回现象与生生不息的过程,其核心内涵则涉及到新生命诞生时的“生灵注入”与死亡后的“灵魂归宿”。结合到“女娲有体,孰制匠之”的问题,屈原所说的“灵魂”,已经非常接近生物智因进化论所说的“生命智力”概念,而正是生命智力设计制造了生命体。
从《少司命》《大司命》的内容来看,少司命和大司命共同主宰着人生,因此可以将它们划归为一组神灵。其中,少司命通过“生灵注入”促成新生儿的诞生,相当于生命神或民间的送子娘娘。大司命负责收留死者的灵魂(在诗歌里由女巫扮演),相当于死神或收魂神君。有趣的是,少司命和大司命均为男神,类似道教里的南极长生大帝和北极紫薇大帝;对比之下,受到佛教影响的后世民间所说的送子观音通常都是女神。
从生物智力进化论的角度来说,人体是由dna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相当于中医所说的经络)、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相当于人们所说的灵魂)等多种形式的生命智力系统共同构建起来的生命智力巨系统。根据《庄子•至乐篇》“吾使司命复子形,为子骨肉肌肤”的解释可知,少司命、大司命都是掌管生命智力之神。具体来说,少司命“与女沐兮咸池”意思是一旦把生命智力注入到受精卵里,受精卵即开始了新生命历程;大司命“何寿夭兮在予”意思是一旦把生命智力从人体中取走,肉体生命便结束了。少司命通过注入生命智力而启动了新生命的诞生过程,大司命则通过收回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而终结了人体生命。
在中国远古神话传说里,没有司命一词,也没有司命之神、司命之事。大约到了春秋战国,才出现了司命一词,以及有关祭祀司命神活动的记录。《庄子•至乐篇》称:“吾使司命复子形,为子骨肉肌肤。”《周礼•大宗伯》记有:“燎祀司中、司命。”到了汉代,对司命的祭祀已经深入民间,应劭《风俗通义•司命》称:“今民间独祀司命耳,刻木长尺二寸,为人像。行者担箧中,居者别作小屋。齐地大尊重之,汝南余郡亦多有,皆祠以腊,率以春秋之月。”但是,有关祭祀活动,只有屈原的《大司命》和《少司命》流传下来。
《少司命》描述的是男女对歌场面,由男巫扮演少司命,由女巫扮演希望怀孕的女子。女巫自言自语先唱“芳菲菲兮袭予”,暗示感受到了少司命的爱慕,但是又心存犹豫:“人间自能婚配生子,你少司命何必操心?”少司命的回答是:“满堂美女,只有你眉目传情,但是却不言不语,我只好离去。”接下来,女巫又唱:“我怕的是生别离,喜的是新相知。你来去匆匆,在云端里不知道等的心上人是哪一个?”于是,少司命表达了对女巫的深切爱慕之情“与女沐兮咸池”,意思是盼望着与女巫坠入爱河,把新生命的种子注入到希望怀孕的女子身体里。
祭祀少司命的歌舞尾声,女巫期待着少司命“登九天兮抚彗星,竦长剑兮拥幼艾”,能够为民除害,保佑母子平安。彗星俗称扫帚星,古人相信这种星象出现能够扫除污秽灾祸、除旧布新,《左传•昭公二十六年》:“且天之有彗也,以除秽也。”不过,由于彗星的出现往往与灾祸联系在一起,因此彗星又变成了灾祸的象征。值得注意的是,在先秦字符画里,经常出现“彗星送子”的场景,表明彗星在古人心目中象征着“生命之灵”。据此可知,所谓“抚彗星”,可以解释为用扫帚星来扫除污浊,也可以解释为击打彗星以扫除灾难,还可以解释为“抚摸彗星,祈求送来生命之灵”。
《大司命》是一场歌舞剧,扮演大司命的男巫首先登场,展示他的威风。紧接着是代表死者灵魂的女巫上场,表示追随大司命的愿望:“君回翔兮以下,逾空桑兮从女。”空桑,可指地名,《五藏山经•东次二经》记有空桑山;又可指扶桑树,《玉函山房辑佚书》引《归藏•启筮》:“空桑之苍苍,八极之既张,乃有夫羲和,是主日月出入,以为晦明。”在这里,空桑的意思实际上指阳间,所谓“从女(汝)”,即灵魂要追随大司命离开阳间去往阴间。
接下来,大司命道出自己的神职:“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意思是不管寿终正寝还是夭折的人,其生死都由大司命掌管。对此,女巫则表示欣然接受:“吾与君兮齐速,导帝之兮九坑。”意思是要与大司命一起把死者灵魂送入它们应该去的地方;此处之“帝”,是主人的意思,指死者灵魂,女巫是为其服务的仆人,故称死者灵魂为主人;此处之“坑”则指坟墓,九坑即墓地(也有人认为此处之“帝”指上帝或大司命,“九坑”指九州或九冈山,但是均不能与上下文意义贯通)。于是,大司命既神秘又得意地说:“众莫知兮余所为。”最后是送葬者的感慨:“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可为?”

参考文献:
[1]王红旗、孙晓琴,屈原楚辞大全图解[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1年。
[2]王红旗,屈原探索求真精神激励我创建生命智力学[J]。墨尔本:汉声杂志,2011年12期第48-50页。
[3]王红旗,屈原探索求真精神激励我发现生命智力[N]。南京:都市文化报,2013年8月8日,B9页。
[4] 王红旗,生命智力简史:生命智力学与智因进化论(A BRIEF HISTORY OF LIFE INTELLIGENCE)[M]。美国学术出版公司(Academic Press Corporation)2012年6月。
[5] 王红旗,生命智力简史——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繁体字版)[M]。香港:光道新世界国际出版社2012年10月。
[6]纮野山人,破解千古难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揭秘生物进化“鸡蛋-蛋鸡”路线[M]。电子版书稿2013年,待出版。

LS24-3600《屈原对生命的求索:从女娲到大司命、少司命》150620
本文收入《重构(王红旗)文集》之《重构2015进展》。
重构智库电话010-51843850 信箱jdtdshj@163.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生物信息学论坛 ( 蜀ICP备09031721号  

GMT+8, 2017-1-19 02:18 , Processed in 0.09829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