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48|回复: 0

智力的起源与进化:清华北大科学院有人研究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8 10: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智力的起源与进化:清华北大科学院有人研究么?
王红旗(创建重构智库、生物智力学、人造地形气候学,策划山海经文化产业)

宇宙的起源与演化,是科学界永久热衷的话题;生命的起源与进化,也是科学界积极探索的课题。然而,奇怪的是,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长期以来却是科学界(特别是中国科学界)似乎有意回避的问题。对比之下,我认为智力的起源与进化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科学(包括社会学、哲学)研究对象,并为此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持续求索。笔者要问的是,如果说智力的起源与进化是一个不值得研究的问题,那么请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如果说智力的起源与进化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那么中国最高科学殿堂的清华、北大、科学院有人在研究么?
就在本文即将脱稿之际,中国中医药专家屠呦呦获得201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表彰她发现提取的青蒿素对治疗疟疾的重大贡献。屠呦呦在研究过程,曾受到中国晋代道教炼丹养生学者葛洪有关记述的启发(笔者还注意到葛洪对天体引力现象的深刻见识)。众所周知,近年来所谓的科学共同体的某些学术保守势力(包括院士级权威)曾经失去理性的把中医药贬低得一无是处,然而如今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成为中国科学技术创新发展的阻力和破坏性因素。
一、我对智力的起源与进化的研究
我(王红旗,笔名重构)历经数十年探索,于2004年7月6日正式创建生物智力进化论(又称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其核心内容是:生命与生物智力同时起源、同步进化,生命与非生命的分水岭在于生命拥有生物智力,生物智力的实质是能够使用间接信息或间接手段(涉及到相应的信息、能量和材料、工具)达成期望效应的能力。所有的生命都拥有生物智力,不同的生命拥有不同结构、不同形式和不同层次的生物智力。所有的生命活动和生物进化的实施者都是生物智力。生物进化(包括人类社会发展)的实质是生物智力主导实施的生存方式多样化和生存技术复杂化,以及生物智力系统自身的不断发展,其主流是多种生命智力系统之间的生存合作、共生共赢。生物智力进化论的问世与传播,将促成全新的生物智力产业的兴起(例如在中医和西医的基础上构建生命智力医学)。
与此同时,我已在报刊杂志、互联网论坛发表相关论文、文章数百篇,撰写完成《智因进化论:揭开生命的最高秘密》,《生命智力学:打开生命迷宫的最后一道门》(已出版电子书),《生命智力简史:生命智力学与智因进化论》(已分别在美国、香港出版),《从随机进化论到生命智力进化论》,《生命智力超越达尔文——用智因进化取代随机进化论》,《破解千年难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揭秘生物进化“鸡蛋-蛋鸡”路线图》,《生物智能导论》,《生物智能简史:从达尔文进化论到生物智力进化论》等多部专著。
二、达尔文不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
毫无疑问《物种起源》是一部大部头的学术专著,但是达尔文却多处申明他不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例如,在第7章“对于自然选择学说的各种异议”里他写道:“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提出的不止一人,便是智力的发展。既是对一切动物都有利,那么为什么有的种类,智力却不及别的种类那么发达?为什么猿不能获得人类那样的智力?关于这问题,有许多原因可说,不过都是推想的,并且不能衡量它们的相对可能性,所以用不着叙述。对于上述问题,不能希望有确切的解答。”
在第8章“本能”里达尔文开篇就更加明确地写道:“在此当先说明,我不拟讨论智力的起源问题,正如我没有讨论生命的起源问题一样。”有意味的是,达尔文虽然没有讨论生命的起源,但是却热衷于讨论生命的进化;与之成为鲜明对比的是,达尔文既不讨论智力的起源,同时也不肯讨论智力的进化。我在《为什么不要迷信达尔文》《随机进化论、智能设计论、生命智力学,只有一个是正确的》等文中指出,达尔文之所以回避智力起源与进化的研究课题,乃是因为如果智力是有起源和进化的,那么智力必然会成为影响生物进化的重要因素,而这将使达尔文长期苦心经营的“随机微变+自然选择”学术大厦彻底崩溃。遗憾的是,达尔文的追随者,直至今日仍然在延续达尔文“不讨论智力的起源与进化”学术自我封闭路线,其中似乎就有中国顶尖学府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们。
三、清华大学似乎有人遏制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
我撰写的《生物智力简史:从达尔文的进化论到生物智力进化论》一书,在2014年11月4日与清华大学出版社第八事业部签署了正式出版合同,合同编号062797,按照合同约定该书应于2015年3月出版发行。但是,因为清华大学有人(属于保守学术权威之流)反对并且遏制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出面阻扰该书出版,致使该学术专著拖延(逾期)半年至今仍然不能出版面世以飨广大读者。为此我在互联网公开发表文章《关于《生物智力简史》给清华大学各位校长的公开信(邱勇校长:清华大学不应把创新理论扼杀在摇篮之中)》,可惜至今没有收到反馈,可见清华大学学术保守势力仍然相当顽固——他们不但自己不去研究,而且还要遏制打压笔者对智力的起源与进化的研究。有鉴于此,我另撰写《<生物智力简史>在清华大学出版受阻,自主创新理论路在何方》一文,会在适当的时机公诸于世。
四、北京大学似乎无人有兴趣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
北京大学教授高崇明主编的《生命科学导论(第2版)》(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用了大量篇幅介绍拉马克进化学说、达尔文自然选择学说、现代综合进化论、中性选择学说(第264-339页),却只字不提智力的起源与进化。为此笔者曾在互联网发表文章《<生命科学导论>第3版应增加生命智力学等中国学者创新理论》,可惜没有收到反馈,可见北京大学似乎无人有兴趣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此外,笔者还曾在互联网发表文章《北大开讲生命智力学,这样教改比推荐新生更重要》,亦不见有何改进。
五、科学院似乎对“智力的起源与进化”等创新课题不感兴趣
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7月17日在中国科学院考察工作时指出:“我们要引进和学习世界先进科技成果,更要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科技界要共同努力,树立强烈的创新自信,敢于质疑现有理论,勇于开拓新的方向,不断在攻坚克难中追求卓越•••”笔者深受鼓舞,并随即连续撰写《敢于质疑现有理论——习主席发出理论创新动员令!》《质疑现有理论是理论创新发展的必由之路》《科教宣文卫等部委要把“质疑现有理论”落实到行动上》《什么人在抵触“敢于质疑现有理论,勇于开拓新的方向”?》《落实717讲话:敢于质疑现有理论者共进科学午餐》《落实717讲话:评判科学理论创新成果的七条标准》等多篇文章支持。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科学院(包括工程院、社科院)或所谓的科学共同体的科学家们似乎仍然一如既往地对“智力的起源与进化”等中国人自主理论创新活动不感兴趣,因为既没有听说他们在自主理论创新方面有什么新的建树,也没有见到他们采取什么实际行动支持过中国人自主理论创新活动——如果有的话,我们的媒体一定会大书特书的。
更有甚者,据徐钦琦在《化石》杂志2008年3期发表的《实事求是地对待达尔文的学说》一文披露,所谓的科学共同体或科学院的学术保守势力利用权力遏制王红旗对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的研究工作,公然规定“开全国性学术讨论会点名不许参加;权威级的刊物不给发表文章;更得不到国家科研经费资助”。有关实例是,《生物学通报》编辑部2010-7-15给我的回信称:【尊稿《生命智力在生命起源与进化过程中的复杂性原理及其贡献》编号 (2010-0720)经评审有几点修改意见如下: 本文叙述正确,言简意赅。值得发表。修改意见:对化学渗透说做简单图解;应提及新世纪的进展。请您尽快将修改稿寄回编辑部再审,并注明稿件编号及“修改稿”字样,以免与其他稿件相混。再次感谢您的支持与合作!】遗憾的是,我及时遵嘱修改完善稿件后,过了很长时间却忽然收到退稿函——显然又一次遭遇到学术保守势力的封杀。
六、外国学者与“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
1、外国主流学者延续达尔文的学术路线,至今仍然不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例如,尽管学术界对达尔文随机进化论有着越来越多的批评,正确的指出随机微变不能解释生命复杂、精巧、协同结构的形成,但是仍然有达尔文的追随者撰写出版《为什么要相信达尔文》之类的著作。问题是,中国的清华大学、南京大学、科学院的科学共同体的众多科学家们一贯紧跟外国主流学者的后尘,因此他们之所以不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正是因为外国主流学者没有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
进一步说,外国主流学者和清华北大科学院之所以没有人去研究“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不能不说是陷入到了一种“学术愚钝”的状态而难以自拔。导致上述现象的原因很多,其中重要的原因乃是主流学者为了追求维护所谓科学共同体自身的利益,而远离了原本遵从的质疑、探索、创新的科学精神,这些人应该问心有愧才是。
2、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有一些外国学者曾经对“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进行过比较深入的思考与论述。例一,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Henri Bergson,1859年—1941年)的《创造进化论》(该书获得1927年诺贝尔文学奖),他所谓的“生命具有一种可歌可泣的努力亦即生命冲动”已经接近“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
例二、法国古生物学家德日进(原名皮埃尔•泰亚尔•德•夏尔丹,1881-1955年)的《人的现象》,他主张生物进化、生命活动中都存在着“创造”(符合新拉马克主义),他在第三章“意识的上升:生命的动力”一节里写道:“生命既然有能力在有机体内部灵活地调节分子的自发运动,大概也就能够利用世界上偶然发生的物质流与物体之间的巨大反应来进行它的创造性组合,它摆布起集体和事件来就像摆布原子一样得心应手。”显然这接近于笔者所说的“生物进化的实质是生命智力主导实施的生存方式多样化和生存技术复杂化,以及生命智力系统自身的不断发展”,可惜德日进没有使用“生命智力”的概念,也没有对生命智力的层次进行更加深入的分析。
例三、前苏联学科普作家巴兰金的《时间、地球、大脑》,他论述的“头部形成过程”实际上也就是“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可惜受到时代限制,他的许多观点可能并没有得到充分的阐释和发挥。有关更多内容可参阅笔者《从<创造进化论>到<生命智力简史>》《从“人的现象”到“生命智力现象”》《致意<时间、地球、大脑>的作者巴兰金(前苏联)》等文,以及《从万物有灵、灵魂阶梯到生命智力的多种层次》等文。
3、笔者高兴的看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外学者,开始关注、探索并逐渐深入研究“动物的智商”(涉及到猿猴、海豚、乌鸦等众多动物)、“聪明的植物”(例如食虫植物精巧的捕虫器官、金合欢树与食草动物的智斗),以及黏菌等微生物的智力行为,而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许多媒体也在报道这些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在这种情况下,笔者有理由坚定地相信,随着生物智力进化论的问世、传播与广泛应用,人类即将或者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科学时代,同时也迎来一个全新的社会发展时期。

JY27-4500《智力的起源与进化:清华北大科学院有人研究么》151008
本文收入《重构(王红旗)文集》之《重构2015进展》,
重构智库电话010-51843850 信箱jdtdshj@163.com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生物信息学论坛 ( 蜀ICP备09031721号  

GMT+8, 2017-1-23 10:27 , Processed in 0.15137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