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99|回复: 0

生命智力波:神通广大?神秘莫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8 11: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命智力波:神通广大?神秘莫测?
王红旗(创建重构智库、生物智能学、人造地形气候学,策划山海经文化产业)

生命的奥秘归根结底至于生命拥有智力,为此笔者创建了描述生命智力现象及其行为的全新的生物学“生物智力进化论(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生命智力波的存在是生物智力进化论的一项重要推论,它也是生命智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生命智力波即生命智力对其他自然力波实施的信息调制及其应用而形成的属于生命特有的力波。事实表明,生命智力波对生命的生存、繁衍、进化发展有着决定性作用,它既神通广大,又神秘莫测。
一、生命智力波的定义
智力是一种能够解决问题的能力,它是与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等四种(或许还有更多种)自然基本力不同的另一类自然基本力,只属于生命所有。笔者在21世纪初创建的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生物智力进化论)发现:生命与智力同时起源、同步进化,是否拥有智力乃是生命与非生命的分水岭。所有的生命都拥有不同形式、不同结构、不同层次的智力,例如dna(RNA)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单细胞生物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群体生物、多细胞生物)、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生命智力巨系统等等,详尽论述参阅《生命智力简史: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2012年美国版、香港版)等专著。
如果说,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以及其他多种物质或能量形式)都是以波的形式存在和传播(泛称自然力波),那么生命对智力的使用同样也在以波的形式存在和传播;后者的特点在于,智力波是生命智力对其他自然力波的信息调制和应用。进一步说,每一个生命都在发出自己的智力波,众多生命发出的智力波会聚合形成智力网波。事实表明,多细胞生物发出的智力网波能够形成非常强大的智力,神经元细胞网络发出的智力网波能够形成更加强大的智力。相关论述可参阅探索蚂蚁的本能智力和群体智力的形成奥秘》《生命智力波比宇宙引力波更需要投资研究》等文。
也就是说,生命智力波的定义是:生命智力对其他自然力波实施的信息调制及其应用而形成的属于生命特有的力波。例如,声波是自然力在空气中的振动,语言(生命智力波的常见形式之一)则是人类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对声波的信息调制及其应用。电场、磁场、电磁场、电荷力、磁力是电荷的多种存在形式,无线电波(生命智力波的常见形式之一)则是人类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对电荷的信息调制及其应用。事实上,生命活动过程中的物理现象、化学现象都与生命智力波密切相关。至于引力场、引力波与生命智力波的关系,在目前仍然充满着许多未解之谜。
二、生命智力波无处不在
事实上,我们常说的脑电波、心灵感应波(上述智力波属于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以及心电图波(属于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和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的智力波)、心智感应波(属于所有的生命智力系统的智力波),都在表明生命智力波无处不在。当沙丁鱼遭到海豚等食肉类动物攻击时,沙丁鱼群会行动一致的不断变换游动方向和队形,以便逃避被猎捕的厄运。类似情况也发生在鸟类世界,当群鸟遭受猛禽攻击时,群鸟会行动一致的不断变换飞行方向和队形,以便躲开猛禽的猎捕。群体动物之所以能够实现步调一致的行动,就得益于它们之间形成的生命智力波。
继续深入下去探索,我们会发现中医所说的“经络”相生相克(协同与制约)系统,其主导者乃是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而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之所以能够协同与制约人体(包括动物、植物等所有的多细胞生物)的所有器官组织,正是得益于生命体所有细胞之间形成的生命智力波。有趣的是,当众多单细胞生物聚合在一起时,它们彼此之间也会形成协同机制,例如黏菌的集体行为,这同样得益于众多黏菌之间形成的生命智力波。
再深入下去探索,我们还会发现双螺旋的DNA在组蛋白的协助下,经过多重缠绕形成一种密集的“DNA核”(细胞核),原本相隔比较远的基因,彼此之间产生了近距离接触,从而“激发”形成新的生命智力波。这种多基因(基因组)构建出来的生命智力波,又能够形成新的生命功能。所谓基因是一种具有生命功能的核苷酸分子团,即使是简单的病毒如λ噬菌体的基因组也要由 46000个核苷酸分子按一定顺序(4种碱基)排列组成的一条双股DNA(由于是双股DNA,通常以碱基对计算其长度)。对比之下,细菌(例如大肠杆菌)的基因组含4×10^6碱基对,人体细胞染色体上所含DNA为3×10^9碱基对。据此可知,细菌的基因层次的生命智力波要比病毒更丰富更复杂,而人体的基因层次的生命智力波要比细菌更丰富更复杂。
单细胞生物是生命体,多细胞生物里的每一个细胞仍然还是生命体。细胞里除了细胞核(“DNA核”)之外,其他部分构建形成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它们包括细胞膜、生物膜(实现细胞内部不同功能区的隔离与协同),以及细胞膜上的附着物、衍生物,细胞里的细胞液、细胞质、核糖体等多种功能体,还有大量的蛋白质、酶、RNA、各种功能分子等等。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的主要功能是对DNA生命智力系统的管理和使用,例如在什么情况下让那些基因开始工作(编码合成相应的蛋白质),或者在什么情况下让那些基因停止工作。为此,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也需要构建相应的生命智力波,以便与DNA生命智力系统的生命智力波相互协同,共同实现生命体的生存期望、繁衍期望、适应与进化发展的需要。
回过头来再看我们的人类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生命智力波更是无处不在。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社会正在构建全新的“互联网生命智力波”,其功能之强大、其未来之发展,堪称前途不可限量。
三、生命智力波与分子生物学、量子生物学
检索百度百科等,分子生物学的萌芽出现在1930年,物理学家P.约尔丹提出了“突变是一种量子过程”的观点,该观点在1944年E.薛定谔的《生命是什么》一书中得到了进一步的阐述。例如,薛定谔指出遗传物质是一种有机分子,并提出遗传性状以“密码”形式通过染色体而传递等设想。上述设想由于J.D.沃森与F.H.C.克里克提出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结构模型而得到极大的发展,从而奠定了分子生物学的基础。分子的相互作用必然涉及其外围电子的行为,由于能够精确描述电子行为的技术手段是量子力学,因此量子生物学也就成为分子生物学深入发展的必然趋势,这是量子力学与分子生物学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相互结合的产物。
分子生物学(molecular biology)从分子水平研究生物大分子的结构与功能从而阐明生命现象本质的科学。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分子生物学是生物学的前沿与生长点,其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蛋白质体系、蛋白质-核酸体系(中心是分子遗传学)和蛋白质-脂质体系(即生物膜),生物大分子特别是蛋白质和核酸结构功能的研究是分子生物学的基础。
量子的特性之一是“波粒二重性”,这就意味着量子的存在方式既可以是粒子也可以是场(波),或者更准确的说量子同时是粒子同时也是场(波)。有趣的是,量子有时候会从粒子转变成为“百分之百”的场(波),有时候又会从场(波)转变成为“百分之百”的粒子。对于光量子来说,生命智力可以利用其转变成为化学能(光合作用),或者转变成为电能(光电效应),或者转变成为分子机械能(可以成为视觉机制的第一步,接下来是由分子机械能转变成为神经电脉冲,再经生命智力系统处理后变成光信号)。显然,在上述过程中,生命体都在形成并发出生命智力波。
毋庸置疑,生命智力波的基础是生物智力进化论(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由于分子生物学、量子生物学是从分子层次、量子层次描述生命活动、智力活动,因此分子生物学、量子生物学也是生命智力波的基础之一。
四、生命智力波与生物化学、生物物理学
分子生物学、量子生物学与生物化学、生物物理学的关系十分密切,后者是前者的基础,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
1、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是用化学的和物理学的方法研究在分子水平、细胞水平、整体水平乃至群体水平等不同层次上的生物学问题,而分子生物学则着重在分子(包括多分子体系)水平上研究生命活动的普遍规律。
2、在分子水平上,分子生物学着重研究的是大分子,主要是蛋白质,核酸,脂质体系以及部分多糖及其复合体系。而一些小分子物质在生物体内的转化则属生物化学的范围。
3、分子生物学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在分子水平上阐明整个生物界所共同具有的基本特征,即生命现象的本质;而研究某一特定生物体或某一种生物体内的某一特定器官的物理、化学现象或变化,则属于生物物理学或生物化学的范畴。
由于生物化学、生物物理学描述自然基本力对生命活动、智力活动的影响和作用,因此生物化学及生物物理学也是生命智力波的基础之一。
五、生命智力波与量子纠缠
简言之,量子纠缠是从量子力学方程式中得到的一种理论预测:如果两个粒子的距离够近,它们可以变成纠缠状态而使某些性质连接;即便你将这两个粒子分开,让它们以反方向运动,它们依旧无法摆脱纠缠态。量子纠缠(quantum entanglement),又译量子缠结,是一种量子力学现象,其定义上描述复合系统(具有两个以上的成员系统)之一类特殊的量子态,此量子态无法分解为成员系统各自量子态之张量积(tensor product)。
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家已经发现越来越多的量子纠缠现象。例如,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李传锋、黄运锋研究组在郭光灿院士的领导下,成功制备出八光子纠缠态——GHZ态,并进一步利用产生出的纠缠态完成了八端口量子通信复杂性实验;实验结果超越了以往界限,展示了量子通信抗干扰能力强、传播速度快的优越性。研究工作于2011年11月22日在线发表在《自然•通讯》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教授主持的量子隐形传态研究项目组2013年测出,量子纠缠的传输速度至少比光速高4个数量级。
王德奎先生2016年2月20日发给笔者的《智力波与量子纠缠隐形传播》一文(署名严河流)中指出:“王红旗先生从蚂蚁智力联系到智力波与量子纠缠隐形传输,有意思。但王红旗先生又反对生命智力与物理元智力的联系(笔者注:此言不确,参阅笔者《重构论:把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统一起来的新理论》《万有智力:第五种自然基本力》《万有智力论之层间智力对话》等文)。事情的复杂性在于:智力是一个内涵丰富的词汇:它难以衡量,甚至难以定义。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人类都是地球上最聪明的动物,但我们的大脑进化到今天这个程度,它处理信息的能力会不会已经受到“硬件”上的限制?除了人类,其他神经类生物的智力进化是否也无法摆脱物理定律的束缚?人类的智力可能已经接近极限,无法进化到更高层次了。各种证据都表明,大多数通往更高智力层次的进化途径都已被物理定律堵死。不过,人类仍可能达到更高的智力水平,而且借助一些现代技术,比如写作和网络,我们可以使智力不受身体的限制。这里网络其实就是一种宏观隐形智力波模型。这个智力波与量子纠缠隐形传输模型的物理元智力联系,是目前美国普渡大学李统藏教授和清华大学尹璋琦博士,提出量子隔空传输生命体记忆。这是利用隐形传态,能够把振子1中微生物内部自旋S1的状态,转移到振子2中微生物内部自旋S2中。这里的生物内部自旋体,实际已涉及上百个到数量庞大的量子纠缠,而振子就是一种热控制。但李统藏和尹璋琦还没有阐明量子纠缠与三旋量子数体旋联系的原理。而且目前在实验上,也还没有实现生物体整体的量子叠加态。他们只是说:这种隐形传态研究,是把低温冷冻的微生物,放在一个电机械振子上,来制备活体生物的量子叠加态, 以实现其内部状态和质心运动的量子隐形传态。因为在宏观量子研究的实验上,以及对介观光力学系统的量子基态冷却和叠加态制备上,比如对碳60实现了电子、原子、多原子分子的量子干涉, 以及如把一个直径15微米的电机械薄膜振子的质心运动,冷却到量子基态,可实现和微波光子纠缠。数量庞大的量子纠缠,类似要把愿意跳头倾斜动作的人筛选出来,并组织去跳集体广场舞。”
据说,科学史上最怪、最不合理、最疯狂、最荒谬的量子力学预测便是“量子纠缠”。许多人对量子纠缠现象以及量子波粒二重性等其他现象的神秘性难免浮想联翩,其中有些人甚至认为量子也具有“生命意识”,例如量子意识、量子魂、量子生命、量子纠缠与心灵感应、量子大脑动力学,等等。
所谓“量子魂”假说认为,我们所处的真实的宇宙世界,乃是一种庞大的精神体;量子的不确定性,亦此亦彼,具有量子信息码的性质,符合“万物源于比特”的绝对唯心观念;也就是说,所有物质性的东西,都可以追溯到或还原为“理论上的信息”。
对于“量子魂”假说,许多人都不以为然。笔者愿意指出的是,这里的关键在于物质本性(包括量子本性)是如何注入的?是谁能够给物质注入本性?如果没有注入者,那么物质本性就是自来的。进一步说,根据笔者创建的万有智力论,生命具有生命智力,物质具有物质层次的智力(表现为能够实施相互识别、相互结合等行为)。从上述角度来说,“量子魂”假说有部分道理。
所谓“量子大脑动力学”假说认为,大脑里的水分子的两个电极,构成的量子场称为皮层场,这里的量子也被称为皮层子,神经网络的生物分子与皮层场会产生量子相干波的相互作用,这种量子相干波对大脑思维过程有着重要的意义。显然,这种试图根据量子性质来解读大脑思维过程的探索是有意义的。
由于量子纠缠现象具有超距性质,因此生命智力波对量子纠缠现象的信息调制及其应用也具有相当程度或相当范围的超距性质。这就意味着,众多生命体之间有可能通过生命智力波对量子纠缠现象的信息调制来达成更多的生存期望,这也是群体智力形成的依据。事实上,生物之所以能够从低级向高级进化发展,就在于低级生命智力系统的群体智力可以设计制造出高级生命智力系统。
六、神通广大的生命智力波
众所周知,量子生物学试图用量子力学来作为分子生物学的基础;然而事实表明,不可能简单的将分子构建成为物体的办法来研究生物体。这是因为,生物体拥有智力,生命体的智力能够形成智力波。
许多有真知灼见的学者或多或少已经感觉到生命智力波的存在,例如崔珺达先生在《量子力学与分子生物学的时空结构》(天津科技翻译出版公司2005年)一书中(P170-171)写道:“复合时空论认为,这种特异的、巨大的、不同时空结构体之间的作用力,可以使得生物大分子能在极短的瞬息间完成极为复杂的组合,并与环境相适应,这似乎正是生命体的自组织过程!各种生命体,或物种,只要在适宜的环境条件下,即可非常迅速地形成、嫁接、组合,并形成新物种,这就是进化。”其所谓“这种特异的、巨大的、不同时空结构体之间的作用力”实际上就是生命智力及其智力波。不过其所谓“只要在适宜的环境条件下”生命体即可形成新物种的说法则过于简单化了,因为生物能否进化主要取决于生命智力能否找到适应环境的新方法,以及能否找到开拓新生存环境的新技术;例如,水体里生存的生物找到在陆地环境生存的新技术(由从水中获得氧气的腮变成从空气中获得氧气的肺,由水中运动的鱼鳍变成陆地行走的四肢),变温动物设计制造出恒温技术(体温稳定技术、保温和散热技术),等等。
事实上,生命智力波不仅参与生命活动过程、繁衍活动过程,而且还参阅甚至主导着生物进化过程,包括适应性进化、创造性进化。事实上,最能够体现生命智力波神通广大的地方,正是它直接参与设计制造生命体新的生存技术、新的生存方式、新的生命结构。
笔者在《探索蚂蚁的本能智力和群体智力的形成奥秘》一文中指出:蚂蚁的进化涉及到多种智力波的协同作用。可以推论的是,在蚂蚁群体的进化过程中,蚁后比其他蚂蚁个体承担着更重要的责任。也就是说,蚁后不仅承担着繁殖功能,而且还承担着适应环境、设计制造新基因、获得生存新手段的多种功能。与此同时,蚂蚁群体的所有成员乃至所有的细胞都在参与蚂蚁群体的进化过程,而它们之所以能够参与蚂蚁群体的进化过程,彼此之间一定存在着广泛的及时的充分的信息交流,这种信息交流的途径或载体正是存在于蚂蚁群体之间的各种智力波,或许还涉及到与蚂蚁群体生息密切相关的其他生物发出的多种智力波。毋庸置疑,深入研究生命智力波将极大的有助于解开生命世界所有未解的疑团。
七、神秘莫测的生命智力波
生命在地球上已经诞生并存在了约40亿年,据此可知地球上的生命智力波也已经向宇宙传输了将近40亿年。与此同时,或前或后,宇宙其他星体上的生命发出的生命智力波,可能已经抵达地球,或者它们正在来到地球的路上。
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够测量出地球生物发出的生命智力波?如何测量到外星生物发出的生命智力波?客观的说,生命智力波堪称神秘莫测,其测量难度甚至比测量引力波更要难上多少倍。以大脑思维活动发出的生命智力波为例,我们目前测量到的脑电波乃是极其粗糙的和模糊间接的。事实上,科学家还没有手段测量到“我在电脑前撰写《生命智力波:神通广大?神秘莫测?》”一文时发出的生命智力波。同理,我们目前测量到的心电图,远远不能解读由心脏生命智力子系统发出的生命智力波。至于蚂蚁等生物群体之间发出的生命智力波,至今还没有科学家进行初步的研究。
生命智力波之所以神秘莫测,其根源在于生命智力的形式多种多样。例如,某些生命智力的运行速度非常缓慢,它们发出的生命智力波也可能断断续续、甚至相隔时间漫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使有手段测量到这些生命智力波,却不一定能够识别出它们的发射源。尽管如此,鉴于生命智力波对生物进化、人类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我们仍然有必要加大对其的研究力度,参阅《生命智力学助推中国和世界“脑计划”》《 生命智力波比宇宙引力波更需要投资研究》等文。

ZY111-160228生命智力波:神通广大?神秘莫测?10000
本文收入《重构(王红旗)文集》之《重构2016进展》。
重构智库电话010-51843850 信箱jdtdshj@163.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生物信息学论坛 ( 蜀ICP备09031721号  

GMT+8, 2017-1-16 20:44 , Processed in 0.1022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