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51|回复: 0

[原创] 生命智力的中心法则与逆中心法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4 09: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命智力的中心法则与逆中心法则
王红旗(中国资深职业学者)
摘要:生命智力是所有的生物都拥有的一种生存能力,其本质是能够使用间接信息达成期望效应。不同的生物拥有不同形式、不同层次的生命智力或生命智力系统。对于生命活动来说,生命智力的主要表现形式可以概括为中心法则,亦即各种层次的生命智力系统根据基因或基因组信息来编码制造蛋白质或蛋白质组。对于生物进化来说,生命智力的主要表现形式可以归结为逆中心法则(亦可称设计法则、期望法则、生命智力法则),亦即各种层次的生命智力系统参与设计制造新基因。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能够更好地描述生命活动和生物进化现象,并能够更好地揭示生命活动和生物进化的本质。
关键词:生命智力,中心法则,逆中心法则,生命活动,生物进化。
正文:
生命智力是所有的生物都拥有的一种生存能力,其本质是能够使用间接信息达成期望效应。不同的生物拥有不同形式、不同层次的生命智力或生命智力系统。对于生命活动来说,生命智力的主要表现形式可以概括为中心法则(亦可称设计法则、期望法则、生命智力法则),亦即各种层次的生命智力系统根据基因或基因组信息来编码制造蛋白质或蛋白质组。对于生物进化来说,生命智力的主要表现形式可以归结为逆中心法则,亦即各种层次的生命智力系统参与设计制造新基因。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能够更好地描述生命活动和生物进化现象,并能够更好地揭示生命活动和生物进化的本质。[1][2]

、生命活动的中心法则
1 、中心法则现象符合生命智力特征
众所周知,生命结构的基本单元是细胞。根据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单细胞生物拥有dna(包括RNA)生命智力系统和细胞膜(包括内外附着物、衍生物)生命智力系统。所谓生命活动的中心法则,是说在生命活动过程中,存在着由DNA(基因)向合成蛋白质的单方向运动,即生命体根据自己的需要或外界的信息,来选择某个或某些基因来合成制造出相应的一个或多个蛋白质;这个或这些蛋白质则承担着生命活动的具体功能,它可能是某种酶(酶蛋白)以便催化合成某种化合物,或者催化分解某种化合物;它也可能是某种功能蛋白,以便直接承担生命活动的某项具体任务(例如膜蛋白、胶原蛋白、血红蛋白等等)。
具体来说,中心法则的表述如下[3]178
DNA链上脱氧核苷酸的特定排列顺序,就是遗传基因。
DNA可以进行半保留复制。即以DNA的每一条链为模板,按照碱基互补配对原则,合成出新的互补链。
DNA的一条链为模板,互补地合成出RNA,这是转录。
mRNA为模板,按照3个核苷酸碱基决定1个氨基酸的原则,合成从蛋白质。
RNA病毒以及某些动物细胞中,可以RNA为模板进行自我复制,再由RNA直接合成从蛋白质。
在某些病毒和动物胚胎中,以及某些癌细胞中,可以RNA为模板合成出DNA,这是反转录。
由此可见,中心法则使用的间接信息和工具、材料,主要有DNARNA,转录酶,核糖体,氨基酸,等等。毋庸置疑,生命活动的中心法则现象符合生命智力的特征。值得注意的是,中心法则的第条“反转录”现象,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它们的存在,揭示了生命活动过程中新基因形成的某种途径。
2 、中心法则属于本能行为
根据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对生命活动来说,本能乃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而且也是非常实用的生命智力表现形式,其性质相当于生命行为的预设程序。长期以来,学术界对本能的形成过程缺少研究和了解,并且仅仅是把本能局限在动物行为范畴之内。其实,本能行为不仅出现在动物身上,同时也发生在植物、真菌和所有的生命之上,植物的生长、真菌的生长都离不开本能。从这个角度来说,本能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生命起源的初期,可以追溯到细胞的内部,可以追溯到DNA的行为,以及细胞膜(包括内外附着物、衍生物)的行为。
事实上,中心法则现象就是一种发生在细胞内部的本能行为:DNA“本能”地让众多基因参与合成各自相应的蛋白质的工作;接下来,众多的蛋白质也“本能”地承担着各自的职能,或者是构建细胞的结构,或者是去进一步合成相应的化学分子——这些化学分子又“本能”地去执行各自相应的工作。据此可知,中心法则是一种DNA(包括RNA)生命智力系统的本能行为。进一步说,生命起源的初期,一定涉及到对上述“本能”行为的筛选与整合,直至把它们固化在DNA(包括RNA)生命智力系统和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之上,并一直遗传下去——这里需要指出的是,遗传载体除了DNARNA之外,还有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
3 、中心法则与多种生命智力系统之间的互动
一般来说,经过固化的中心法则本能行为,有利于维持生命基因的稳定和生命活动的高效率。尽管如此,中心法则这种DNA(包括RNA)生命智力系统的本能行为,仍然需要与其他生命智力系统进行互动。例如,单细胞生物的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对基因的使用与互动,多细胞生物的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对基因的使用与互动,动物的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对基因的使用与互动,人类的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对基因的使用与互动。
对于多细胞生物来说,每一个细胞里的基因都是一样的(除了性别基因有所不同),但是不同的细胞可以使用不同的基因,从而实现各自的分工。显然,除了单细胞生命智力系统层次的本能行为之外,还存在着多细胞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的本能行为。也就是说,中心法则是生命智力系统通过基因表达来实施操控的。例如,科学家已经绘制出小鼠的脑地图,确定了21000个基因(约占基因组中基因总数80%)在脑中的表达部位和表达的程度。[3]123

、生物进化的逆中心法则
如果说生命活动遵循的是中心法则,那么生物进化遵循的则是逆中心法则(亦可称设计法则、期望法则、生命智力法则)。中心法则的核心是生命智力系统开启已有的基因(组)来编码制造相应的蛋白质(组),逆中心法则的核心则是生命智力系统根据所需或所期望的新蛋白质(组)来设计制造相应的新基因(包括修改若干既有基因或关闭若干既有基因)。
1 、新基因的形成表明存在着逆中心法则
一般来说,在生命活动中,科学家尚未观察到根据所需蛋白质的结构来合成制造新的DNA(基因)的生命活动现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生物进化过程中不存在“根据所需蛋白质的结构来合成制造新的DNA(基因)的生命活动现象”。
这是因为,如果生命活动只存在着“中心法则”,那么便无法解释“新生基因”(简称新基因)是如何出现的,也无法解释新蛋白质是如何出现的;而事实是生物进化需要不断有相应的新基因或新基因组出现,以及相应的新蛋白质或新蛋白质组出现。事实上,只有当新基因(组)、新蛋白质(组)出现之后,生命才会拥有新的生存技术和新的生命结构(包括新细胞、新组织、新器官、新躯体、新物种)。由于新基因的形成,需要在DNA长链上配备起始码和终止码,以及数以百计或数以千计的核苷酸分子(它们的每3个碱基编码一个氨基酸,以便合成相应的蛋白质),显然如此复杂的新基因不大可能是随机形成的,而是应该有着生命智力的参与。进一步说,由于绝大多数随机突变基因都是有害的,都会导致生命体的病变或死亡;对比之下,那些由生命智力系统参与设计制造的新基因,通常都能够与生命体原有的DNA和基因组兼容,只有这样生命体才能够更好地适应环境并生存下去。与此同时,正是由于生物进化不断出现新基因(组)的事实,也就证明了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的科学性。[4]
据此可知,生物进化一定存在着“根据所需蛋白质的结构来合成制造新的DNA(基因)的生命活动现象”,只是目前学术界尚未观察到这种现象而已。有鉴于此,我把“根据所需蛋白质的结构来合成制造新的DNA(基因)的生命活动现象”称之为“生物进化的逆中心法则”,简称“逆中心法则”(亦可称设计法则、期望法则、生命智力法则)。
与之相关的现象之一是,生物的“原基因”(指生命起源阶段或生命起源初期形成的基因)可能会发生变异并转变成为另一种基因,这样的基因可称为“变生基因”。造成“变生基因”出现的原因很多,既有自然环境的因素(例如辐射),也有生命体发生病变或遗传错误的因素,还有随机变异的因素(例如基因漂变、基因突变);有必要指出的是,在某些基因漂变、基因突变和基因表达等现象中,还可能存在着生命智力系统主动去变异某个或某些基因使其成为“变生基因”,以便让其承担新的工作——显然,这里同样存在着逆中心法则,例如修改若干既有基因或关闭若干既有基因。与之相关的现象之二是,某些外来基因能够进入生命体的细胞内(例如病毒、植物花粉、人工转基因工程等),并成为该生命体基因库的新成员,这样的基因可称为“入生基因”。毋庸置疑,人工转基因现象属于典型的生命智力行为。
2 、逆中心法则的探讨
逆中心法则是生物进化不可或缺的现象,其本质是生命智力系统设计制造新基因或新基因组,为此生命智力系统需要使用若干间接信息和工具、材料(核苷酸分子、碱基等),间接信息和工具包括逆转录酶、质粒、RNA等,此外应该还有一些未知的间接信息和工具。
DNA生命智力系统和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如何设计制造新基因(组)?
根据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DNA生命智力系统的化学分子基础包括核糖核酸分子链(RNA)、脱氧核糖核酸分子链(DNA)、染色体,以及相关的若干蛋白质等分子。在生命起源初期,可能存在着以核酸分子为主体的简单生命体,而这些核酸分子生物已经灭绝了。目前我们只能看到病毒,然而病毒并不是能够单独生存的生命体,它们需要寄生在活细胞里、利用活细胞的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来复制自己。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有可能从病毒的变异和进化过程中,发现逆中心法则现象。
根据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的载体是细胞膜及其内外附着物、衍生物,其中细胞膜(包括生物膜或内膜系统)内部的附着物和衍生物逐渐进化成为各种各样的细胞器(有些细胞器可能是源于被侵入的或被捕获的其他更原始的细菌),细胞膜上的众多蛋白质具有蛋白质组性质并能够协同完成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的使命。在生命起源初期,可能存在着以细胞膜或生物膜为主体的简单生命体,而这些细胞膜生物已经灭绝了,目前我们能够见到的只有类似生命体的朊病毒。当细胞膜生物与核酸分子生物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单细胞生物就诞生了,而DNA生命智力系统也就变成了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的一种具有生命间接信息库性质的细胞器(细胞核)。据此可知,有望从细胞核的逐渐丰富、完善的过程中,发现逆中心法则现象的存在。
单细胞生物生命智力系统如何设计制造新基因(组)?
对于单细胞生物来说,它们拥有由DNA生命智力系统和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共同构建起来的单细胞生物生命智力系统;无论是原核细胞还是真核细胞,它们的生命结构和生命活动都是相当复杂和丰富的。当单细胞生物受到环境变化的刺激时,或者单细胞生物有了主动的新生存欲求时,它们的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和DNA生命智力系统有可能实施逆中心法则行为——根据需要什么样的蛋白质(组)或化学功能分子,去设计制造相应的新基因(组),再由这些新基因(组)来编码合成相应的蛋白质(组),接下来再由相应的蛋白质来合成相应的化学功能分子。
我推测,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和DNA生命智力系统实施逆中心法则行为,需要使用模拟基因或模拟基因组、模拟蛋白质或模拟蛋白质组、模拟蛋白分解酶等间接信息和工具。所谓模拟基因(组),是位于DNA上的特殊基因(组),它们可以是一个基因,也可以是一组基因,其特征是正在设计制造过程中的核苷酸分子串;当生命智力系统对其安装模拟启动码和模拟终止码之后,这个或这些模拟基因(组)能够被复制下来,并参与制造模拟蛋白质或模拟蛋白质组(使用核糖体或模拟核糖体);当模拟蛋白质(组)被制造出来后,生命智力系统要对其是否与生命体兼容进行评判,如果不能够兼容,则要使用模拟蛋白质分解酶将其分解为氨基酸;如果模拟蛋白质(组)能够与生命体兼容,并且能够承担新工作,那么生命智力系统就会将模拟基因(组)转变成为能够正常工作的新基因(组),这个或这些新基因(组)将会编码合成相应的新蛋白质或新蛋白质组(亦即将模拟蛋白质转变成为工作蛋白质),这个或这些新蛋白质(组)将会承担相应的新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细胞内确实存在着类似的活动。例如,细胞质基质在蛋白质修饰和蛋白质选择性降解等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在降解寿命已到的蛋白质,以及降解变性、折叠错误、含有被氧化或者其他非正常修饰氨基酸的蛋白质时,都是通过依赖于泛素(ubiquitin,UB,这是一种由76个氨基酸组成的高度保守的蛋白质)的蛋白质降解途径来进行的[3]51
众所周知,在DNA核苷酸分子长链上,有大量未知其功能的核苷酸分子串,它们被称为垃圾基因、冗余基因、不表达基因等。有理由推测,模拟基因(组)就位于上述所谓的垃圾基因、冗余基因、不表达基因之内。
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如何设计制造新基因(组)?
多细胞生物(包括绝大多数植物、动物和人类)与单细胞生物的重要区别是,多细胞生物除了拥有单细胞生物的生命智力系统(DNA生命智力系统和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之外,还拥有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能够关闭某个或某些细胞的某个或某些基因,从而使某个细胞或某些细胞承担不同的生命活动职能。事实上,多细胞生物的体细胞里的DNA几乎是完全相同,但是在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的操控下,它们却能够分别承担不同的细胞功能、组织功能、器官功能。例如,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通常会关闭绝大多数体细胞分裂繁殖成为多细胞生物的功能,而仅保留生殖细胞分裂繁殖成为多细胞生物的功能。
对于单细胞生物来说,它既是“鸡”(生命体细胞),也是“蛋”(繁殖细胞);它的遗传物质,除了DNA之外,还有细胞膜及其内外附着物、衍生物(包括各种细胞器)。毋庸置疑,单细胞生物的进化就发生在其DNA生命智力系统和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之上。但是,对于多细胞生物来说,它的生命体细胞(“鸡”)与繁殖细胞(“蛋”)则分别承担着不同的生命活动功能;在这种情况下,多细胞生物的进化显然要比单细胞生物的进化更加复杂得多。
这里的关键是,当多细胞生物的体细胞感受到外界的变化而产生进化要求时,或者当体细胞产生新的生存欲求时,它们是如何把这种要求进化的信息传导给生殖细胞的?而生殖细胞又是如何把体细胞要求进化的信息转化成为具体的进化操作——关闭某个或某些基因,开启某个或某些基因,设计制造某个或某些新基因(组)。
众所周知,有性繁殖的多细胞生物,它们的繁殖工作是由卵细胞(卵子)和精细胞(精子)共同完成的。问题是,当多细胞生物的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需要设计制造新基因(组)的时候,这个或这些新基因(组)究竟是在卵细胞(卵子)上被设计制造出来的,还是在精细胞(精子)上被设计制造出来的,抑或是由卵细胞(卵子)和精细胞(精子)共同设计制造出来的?其中卵细胞(卵子)和精细胞(精子)谁又在承担着更多的设计制造新基因(组)的工作?
举例来说,蚁类是由蚁王、蚁后、工蚁、兵蚁共同组成的群居生物。其中,蚁王提供精细胞(精子),蚁后提供卵细胞(卵子)并生育蚁卵,绝大多数蚁卵发育成为工蚁、兵蚁,只有少数蚁卵可发育(取决于食物信号)成为下一代的蚁王和蚁后。在这种情况下,工蚁和兵蚁体细胞的任何变异,都存在着如何遗传下去的问题。这是因为,工蚁、兵蚁不具有遗传功能,其变异只能够通过蚁后和蚁王的繁殖细胞来传递下去。接下来的问题还有,蚁王和蚁后并不直接参与取食、护家等工作,那么蚁王和蚁后的繁殖细胞又该如何改进或设计制造新基因(组),以提高工蚁和兵蚁的工作效率呢?可以推测,蚂蚁的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包括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一定拥有非常高明的生命智力,因此能够根据蚁群的生存环境和生命欲求,不断改进着自身的生命结构和生命功能。
再举一个猪笼草的例子,猪笼草的捕虫囊具有复杂的协同的整体的结构,只有当捕虫囊完整的出现之时,它才具有捕虫功能,而半成品的捕虫囊或正在形成过程中的捕虫囊则没有任何用处、而且还白白的浪费猪笼草的营养——按照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半成品捕虫囊应该被淘汰掉——也就是说,猪笼草的捕虫囊不可能经由随机微变、自然选择的途径而进化。对此,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指出,猪笼草之所以能够进化出捕虫囊,其实施者乃是猪笼草拥有的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
目前科学家已经查明,植物细胞之间可以通过胞间连丝取得息联系,胞间连丝的功能有:允许谁和小分子在细胞间运输,传导电刺激,控制细胞分化。动物细胞之间的连接有紧密连接、桥粒连接和间隙连接等多种方式,其中紧密连接可以阻止溶液沿细胞间隙流入体内,桥粒连接可以使细胞类群、组织、器官保持有序和尖挺,间隙连接涉及到代谢偶联、信号转导等功能。根据生命智力学,中医发现的经络、穴位等现象,揭示出的乃是人体组织、器官之间存在着复杂和有效的信息联络通道。据此可知,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正是通过细胞之间的多种信息通道,来实现其生命智力(生命活动和生物进化)功能的。
如果把DNA生命智力系统比喻成“DNA脑”(简称“D脑”)或“基因脑”(简称“基脑”),把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比喻成“细胞膜脑”(简称“膜脑”),把单细胞生物生命智力系统比喻成“单细胞脑”(简称“单脑”),那么以此类推可以把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比喻成“群脑”。正是因为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拥有“群脑”,它才能够实现比单细胞生物更多的更复杂的生命活动和生物进化(设计制造新基因、新蛋白质、新组织、新器官、新躯体、新物种)功能。
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如何设计制造新基因(组)?
神经元是多细胞生物(主要是动物)的一种特化的能够传导信息、处理信息的细胞,又称神经细胞。当神经细胞形成网络和信息控制中枢的时候,即构成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一般来说,神经细胞内的DNA并不参与信息传导和信息处理工作,而是由神经细胞的细胞膜及其附着物、衍生物(例如糖类或糖组,以及轴突、树突等)来实施信息传导和信息处理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能够设计制造新基因(组),那么它必须要经由其他细胞(体细胞或生殖细胞)来实现其意图。也就是说,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先要发出设计制造某种新基因或新基因组的指令,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体细胞或生殖细胞生命智力系统收到上述指令后,再将该指令翻译或转换成为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或DNA生命智力系统能够理解的指令,然后由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或DNA生命智力系统具体实施设计制造新基因的工作。
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如何设计制造新基因(组)?
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是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的高级形式,其主要特征是具有高度发达的信息处理中枢,能够处理更多更复杂的信息,能够使用身外之物,能够用大脑思维信息模拟、演示、预演多种多样的场景及其预期效应,同时具有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人类和许多动物都拥有不同层次的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人类拥有迄今为止地球上最高层次的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设计制造新基因的过程,大体与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设计制造新基因的过程相似。
有意思的是,人体的气功现象,其实质就是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在直接控制体细胞的工作状态。中医所谓“忧伤心、怒伤肝”等现象,其实质也是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的情感思维影响到体细胞的工作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还可以在不改变基因的情况下,实现生物进化。例如,剖腹产、试管婴儿、代孕、克隆等生殖方式进化,就是由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实施的。这里的问题是,当上述生殖方式进化方式长期进行下去时,是否会引起人体其他生命智力系统产生相应的改变(包括与正常分娩相关的基因改变),例如人体正常分娩能力的弱化甚至完全丧失?
生命智力巨系统如何设计制造新基因(组)?
根据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除了DNA(包括RNA)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包括蛋白质组)生命智力系统、单细胞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之外,还存在着生命智力巨系统。生命智力巨系统主要有两种形式,其一是多种生命智力系统的聚合体,例如人体就是由DNA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单细胞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共同构建起来的生命智力巨系统。其二是群居生物的生命智力巨系统,例如细胞群、群居动物、人类社会,乃至整个地球生物圈。毋庸置疑,生命智力巨系统设计制造新基因的工作,是由巨系统内所有的生命智力系统共同参与实施的。
一种特别有意思的情况是分体式生物,例如蚁类、蜂类,也有学者将其称为生命聚合体[5]。众所周知,工蚁或工蜂没有生殖能力,蚁王、蚁后或蜂王、蜂后除了生殖工作之外没有采食等工作能力,这样的话就不可避免产生一个问题:工蚁或工蜂的工作能力进化(意味着有新基因的出现),只能由蚁王、蚁后或蜂王、蜂后的生命智力系统来实施,那么蚁王、蚁后或蜂王、蜂后的生命智力系统究竟是如何知道该设计制造什么样的新基因呢?显然,工蚁或工蜂能够把需要新能力的信息传导给蚁王、蚁后或蜂王、蜂后的生命智力系统。

三 、如何观察到逆中心法则?
1 、为什么至今尚未观察到逆中心法则?
在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问世(2004年)之前,学术界没有考虑到生物存在着逆中心法则,因此也就不可能去观察逆中心法则现象和研究逆中心法则原理。
某些基因突变,实际上是由生命智力系统主动实施的逆中心法则现象,但是学术界并没有认识到。
许多生物都处于正在设计制造新基因的过程中,但是学术界并没有认识到这里存在着逆中心法则现象。
生命智力系统实施逆中心法则行为,往往需要经历较长甚至是漫长的时间才能够设计制造出来新基因。在这种情况下,目前人类的实验室和其他观察手段都难以发现生命智力系统实施逆中心法则行为。举例来说,1+1=2的数学运算在1秒或1分钟、1小时的时间段完成,我们(实际是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都能够观察到这种生命智力活动。但是,当1+1=2的数学运算在1天或1个月、1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段才能够完成,那么我们就不大可能甚至完全不可能注意到这种生命智力活动。
事实上,从地球诞生生命以来,经历30多亿年,人体拥有的基因仅仅是3万多个,平均起来进化成为人的过程大约每10万年才会出现一个新基因!当然,生物进化过程中的新基因形成不一定是平均出现的,有可能存在着设计制造新基因的快速高潮期(往往对应着生物进化大爆发)。由于我们今天没有处于生物进化大爆发阶段,因此很难观察到设计制造新基因的快速高潮期现象。进一步说,即使我们处于生物进化大爆发阶段,也未必能够观察到设计制造新基因的快速高潮期现象;这是因为,对于我们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的高速或超高速运算速度来说,许多生物进化设计制造新基因的所谓“快速”仍然是太慢了,慢到我们仍然难以观察到。[1]34-37
2 、设计能够观察到逆中心法则的实验
生命智力进化的低速度,其优点是稳定性,其缺点是难以应对突变的自然环境,导致灭绝。生命智力进化的预见性、多样性,有助于应对突变的自然环境,获得新生,爆发性增长。问题是,我们该如何设计能够观察到逆中心法则的实验?笔者建议进行如下的研究:
对于目前正在蓬勃发展的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RNA组学、糖组学、代谢组学,如果能够引入生命智力学的内容,那么就有可能早日发现其中的逆中心法则现象的生命智力活动行为。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基因组通常是指所有的有用的基因,而本文所说的基因组还包括共同完成的某项生命活动的若干基因(亦可称为“基因亚组”、“协同基因组”)。其他如蛋白质组、RNA组、糖组等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况,它们亦可称为“蛋白质亚组”、“协同蛋白质组”、“RNA亚组”“协同RNA组”或“糖亚组”、“协同糖组”等。
真核细胞的转座因子包括转座子和逆转座子:转座子是基因组中一段DNA序列,它通过自主复制后成为可移动的、新的转座子拷贝(双链DNA),然后再插入到基因组DNA中。逆转座子也是基因组中一段DNA序列,它转录出RNA后,再由反转录酶反转录出DNA链,接下来又将其复制成DNA双链,亦即新的可移动的逆转座子拷贝,然后该拷贝再插入到基因组DNA中。上述转座插入发生在几乎所有的物种中,它们可引起插入突变、染色体畸变和新基因产生等多种效应。可以推见,生命智力系统在设计制造新基因的时候,很有可能使用了转座子和逆转座子这样的工具。[3]201-202
关注逆中心法则现象的研究者可在DNA长链上,特别是在所谓的垃圾基因、冗余基因的段落上,观察起始码和终止码的出现。这是因为,一旦在DNA长链上出现新的起始码或终止码,那么就意味着生命智力系统设计制造新基因的工作即将完成或者刚刚完成,这是逆中心法则现象存在的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之一。这项研究的重点应该是针对那些正处于演化前期或有着进化强烈需求的生物。
DNA长链上,特别是在所谓的垃圾基因、冗余基因的段落上,人工插进起始码和终止码,如果观察到该DNA段落能够进入编码合成新蛋白质的程序,那么就可以间接证明存在着逆中心法则现象的可能性。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许多DNA段落即使人工插入起始码和终止码,它们仍然不一定能够进入编码合成新蛋白质的程序;该问题涉及到生命智力系统对新蛋白质的预期和相应的“审批”工作,这乃是生物进化最迷人的未解之谜,也是生命智力最核心的秘密。这是因为,新蛋白质必须与原有的生命体兼容,否则它很可能会对原有的生命体造成不可挽回的灾难性后果——显然,这是生命智力系统必须竭力避免的。
食虫植物(例如猪笼草)的进化及其相关新基因的形成过程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有助于从中找到逆中心法则现象的直接或间接证据。猪笼草是石竹目的多年生藤本或直立草本食虫植物,它的叶子进化出一种能够捕食昆虫(具有动物的嘴、食道、胃、肠的功能)的特殊器官“捕食器”(捕虫囊),其生长过程亦即进化过程:1、叶柄的前端继续伸长,在最前端长出一个全封闭的壶状口袋;2、这个壶状口袋能够感知重力,并与叶柄产生180度的转折,使壶状口袋垂直向上;3、壶状口袋的袋口叶片张开口后,形成一个半开的盖子,正好可以用来阻挡异物掉进壶状口袋里;4、壶状口袋里还能够分泌出吸引昆虫的气味(瓶子草的袋口边缘能分泌出蜜汁);5、壶状口袋的袋口和内壁都非常光滑,掉入口袋里的昆虫难以再爬出来;6、壶状口袋底部分泌有消化液和分解动物蛋白的酶,可以把昆虫杀死,并将其变成猪笼草能够吸收的营养物。毋庸置疑,上述进化过程需要若干新基因(组)同时出现或先后接续出现,显然这是用“随机微变”进化理论无法解释的。由于今天的技术可以通过实验找到操控猪笼草捕食器发育形成的新基因(组),而这些复杂的协同的新基因(组)的存在,就证明了猪笼草的生命智力系统使用了逆中心法则。[2]135-136
综上所述,发现逆中心法则现象应该成为今天生物学研究的重要新课题,其学术成果对生物学的发展和人类社会的发展都具有最大的意义和价值。

[1]王红旗,《生命智力简史:生命智力学与智因进化论》(A BRIEF HISTORY OF LIFE INTELLIGENCE[M]。美国学术出版公司(Academic Press Corporation20126
[2]王红旗,生命智力简史——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繁体字版)[M]。香港:光道新世界国际出版社201210月。
[3]高崇明主编,生命科学导论(第2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
[4]王红旗,新基因的形成验证了智因进化论和生命智力学[J]。墨尔本:汉声杂志,200912期第3032页。
[5]郭志忠编著,生命聚合体[M]。海口:海南出版社2008年。

ZY7712000《生命智力的中心法则与逆中心法则》130309
本文收入八纮九野丛书《重构数字读物丛书》之《重构2013进展》,
重构(本名王红旗,号纮野山人,别号智因晟主人)
重构智因学研院信箱jdtdshj@163.com
王红旗的jdtdshj个人主页http://jdtdshj.blog.163.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生物信息学论坛 ( 蜀ICP备09031721号  

GMT+8, 2017-1-20 00:53 , Processed in 0.11214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